也要器重无罪的证据

2017-03-10 18:11

每一次疑罪从无,都标注着法治提高的刻度;每一次公正裁决,都浸润着公家对法治的信奉。法治的目标,是增添大众的保险感,维护正义跟公平,让人们对将来有更稳固的预期。一个冤假错案的负面影响,足以捣毁99个公正裁判积聚起来的良好形象。一方面,万分之一的错案,对当事人来说也是百分之百的不公平。冤假错案的产生,重大损害当事人的正当权利、社会公平正义和司法公信力。一旦审判不公,哪怕仅制作一起冤假错案,都有可能击穿社会公正的底线。另一方面,防备冤假错案还任重道远。客观而言,谁也无奈保障司法产品全体是优质产品,在“次品”无法完全防止的情形下,就应该健全发明和改正冤假错案机制,保证司法接济渠道畅通。

不问可知,冤假错案是社会公正正义的伤疤。冤假错案发生的重要起因是有罪推定思维尚未完整铲除、无罪推定思惟尚未真正建立;司法风格不正、工作马虎、义务心不强;寻求不准确的政绩观,如破案率、批捕率等。究其本源,在于目前我国刑事诉讼轨制的设置不够迷信公道、不够完美,不树立以审讯为核心的诉讼制度。

要避免“呼格案”悲剧重演,就必需确立以审判为中央的诉讼制度。一方面,推动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造,目的就是促使办案职员树破必须经得起法律检修的理念,确保侦察、审查起诉的案件事实证据经得起法律测验,保证庭审在查明事实、认定证据、掩护诉权、公正裁判中发挥决议性作用;另一方面,“以审判为中央”的一个主要问题就是在法庭上充足施展律师的作用。法官既要关注检察官起诉、指控意见,又要倾听律师、被告人提出的辩护看法,能力够对案件有一个全面的懂得。既要看重控告有罪的证据,也要器重无罪的证据,这样才能全面权衡断定一个案件,才干防范冤假错案。从呼格吉勒图洗清冤屈,到念斌被判无罪,再到聂树斌案被指定异地复查,去年以来,司法机关在纠正、避免冤假错案方面所获得长足先进,让人们看到了司法改革的信心和实效。